Top Menu

往期回顾:71:张狂是他骨子里的性格 与输赢无关 (Ⅰ)

>>阅读原文<<

对手

 “他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奢求荣华富贵。”

2011年,因为一个人的到来,使得这一年在中国电竞行业的历史进程中,扮演了极其关键的角色。时年8月,王思聪宣布成立iG(Invictus Gaming)电子竞技俱乐部,高调进军电竞。

后来的故事已经很多人谈论过,王思聪在社交网络上发言,强势整合电竞圈,实际上他和iG的到来让选手的薪资待遇瞬间水涨船高,以至于有些选手冒着和俱乐部翻脸的风险也要拜投在iG的门下。其他俱乐部只能选择匹配,这是市场的规则并不能通过比赛场上的智慧解决,随之而来的是俱乐部运营成本的提高,以及在队伍管理层面上的混乱。

在多位电竞行业资深从业者的回忆中,都提到王思聪在上海某酒店会议室内召集国内个俱乐部管理层举行圆桌会议。据传,在没有人清楚的知道这位万达公子的来意时,没有任何人敢轻举妄动。

没有人不敢,不代表他唐问一不敢。更重要的是,他的不屑是写在脸上的。在众人纷纷落座之后,本就气氛诡异的会议,空气中多了一丝剑拔弩张的味道。

看上去两个人都有资本轻视对方,一位是在圈子中摸爬滚打多年的经理人,带队所获冠军无数,而另一位则是身家上亿的富二代,初入行却能翻手为云。

初来乍到,就想召集各门各派的掌门人共商大事,来者究竟是何居心?唐问一不明白,当然他也不在意。他自信,待到两队赛场相遇,自己的EHOME定会将对手打的丢盔弃甲、溃不成军。可是,王思聪和他过去遇到的对手都不同,这位公子有能力在两队相遇前就结束这场战斗。

两位圈内的新老霸主分坐在圆桌的两侧,押注、开牌。不同的是,王思聪身后有着雄厚的资本,他完全有资本进入这场赌局,而唐问一的资本是什么呢?到那个时间节点,唐问一的内心深处可能还没有意识到,俱乐部运营是一笔实打实的生意。他从一开始就注定要输,只是他不知道,或者说他想再赌一把。2009年,他用军令状赶走竞争对手的一幕还历历在目。

在会上,王思聪提出既然要组建联盟,那就要有联盟的规矩,其中一条就是俱乐部之间不能乱挖人。可在唐问一看来,刚组建的iG战队分明就是王思聪从LGD战队挖来的,现在却又在这里自相矛盾的立规矩。可王思聪给出的回答是,当时俱乐部已经不给四位选手发工资了,他们没钱买机票。

但这不过只是冠冕堂皇的理由,于是,唐问一索性问了一句,“关你什么事?”对方也不甘示弱,瞪起眼睛说,“七老板(唐问一),是不是最近打牌输钱输多了,心情不好?”他偏头,看着自己的对手,一字不差的重复了刚刚的话,“关你什么事?”

目光在刹那间猛烈的碰撞在一起,所有谈话瞬间被中断,狭小的房间里甚至听不到一丝呼吸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两幅相互对视的面孔上。

这场会议,为未来很多事件埋下了伏笔,很快唐问一也将不可避免的走向他职业生涯的第一个下坡路。一方面是因为他性格本身所致,另一方面则是由于他对资本的认知不清。以至于很多年后,他依然在试图解决这两个问题。

他本来有过机会的,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三次。

第一次机会出现在2011年以前,当时圈内好友xiaOt曾经给他打过一通电话,说有个富二代想要做电竞,想找唐问一聊聊。

“他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奢求荣华富贵。”那时,他正处在职业生涯最巅峰的时期,登门拜访者无数,自然不买这位公子的帐。只是他或许没想到,那个人不久后真的进入了这个圈子,而且还坐在了他的对面。

第二次机会出现在那场会议之前,起因是由于二人盯上了同一块蛋糕,一笔来自联想的巨额赞助。在iG成立之初,王思聪需要给队伍寻找到一笔有分量的赞助合同。当时恰逢联想想要重新开始做电竞,于是包括EHOME和iG在内的几家俱乐部便一起参与了竞标。

这是一场商业上的竞争,和唐问一熟悉的DOTA战术板不同,通往胜利的道路也不止摧毁敌方遗迹这一种方法。

在那时,每年一百万的赞助几乎完全可以养活整个战队,任何一家俱乐部都想得到这笔巨额赞助。而唐问一的EHOME在当时无疑是最有优势的,无论是在过往成绩,还是对赞助商完善的服务体系,以及许诺给赞助商的权益,EHOME都能够给到联想最丰厚的回报。

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就像WCG2009那场决赛,邹倚天(820)的神装影魔站上对面高地之时,等待对手的只有灭亡。

然而,最后的结果却出人意料,这笔赞助被iG战队拿下了,王思聪给所有竞争者上了一课。故事的结尾,唐问一碗里的蛋糕被抢走了,但抢走他蛋糕的并非王思聪,而是资本。对手换成马思聪、张思聪,结果大抵不会有任何变化。可惜的是,他并没有及时认识到这一点。

很快第三次机会到来了,这是双方的最后一次交锋,也让他第一次尝试了“被迫下岗”的滋味,他成了那个“被做决定”的人。也是从这时开始,局面有些失控了。

2011年底,WE、iG等一系列国内电竞俱乐部共同组建了中国电子竞技俱乐部联盟(ACE),而EHOME俱乐部则被排除在外。当然,相比较于之前的两次,这一次他已然失去了主动选择的权力。

最终的结果是,离开联盟的EHOME并没有联合到强力的后援,而是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根据联盟规定,联盟内成员不得与EHOME战队进行训练,违者罚款1万元/场。

随着战队运营成本的不断增加,以及巨额赞助合同的流失,俱乐部的运营面临着巨大的困难。在被联盟拒之门外后,唐问一和俱乐部坚持了一年,但生存空间的丧失和核心队员的离队成了压垮老EHOME的最后一根稻草。

唐问一为他在那场会议中的举动付出了代价,2012年11月,曾经的那支王者之师,带给玩家们无限回忆的十冠王EHOME终于走向了末路。


​救赎

“接下来的三个比赛,我们必须要拿一个冠军,一个进决赛,一个四强。”

​2013年底,唐问一接到了昔日弟子们打来的电话,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请他出山。

电话那头,是DK战队的徐志雷(BurNIng),打来电话的原因,是因为队伍在组建后迟迟未能达到预期的效果,队员之间也因此出现了矛盾。

这支队伍组建的预期是什么呢?看看当时战队的名单就知道了,除了徐志雷,另外四名队员是蔡宜风(Mushi)、许培祥(iceiceice)、张志成(LaNm)和雷增荣(MMY)。可以说,这支DK战队集结了当时国内外每个位置最优秀的选手,而他们的目标,自然是拿下每一个冠军。

但理想和现实之间,往往存在着不小的差距。从2013年9月组建完毕,到唐问一接到这通电话,三个多月内,队伍在所参加的多项赛事中颗粒无收。于是,作为唐问一的昔日弟子,徐志雷、张志成和雷增荣想到了他。

由于EHOME战队在2012年底解散,此时的他正赋闲在北京的家中。过去的一年里,尽管远离赛场,但他也依旧关注着职业赛事,并没有完全放弃重新出山的想法。

于是,在得知自己有机会回来后,他甚至没有询问俱乐部有关待遇的问题,就即刻赶往了上海。而他面临的首要问题,就是要带领这支“银河战舰”重建信心。

然而困难远比他想象中的大,在他到来之前,这支队伍的冠军荒已经持续了两年多了。可在正式接管队伍之后,他还是给队员们定下了一个目标。“接下来的三个比赛,我们必须要拿一个冠军,一个进决赛,一个四强。”

当他说完之后,没有一个队员说话,两年多没有品尝过冠军滋味的他们几乎已经忘记了捧杯的感觉。但,唐问一就是有这样的信心。不管是对他的队员们,还是对他自己。

这当然不是盲目的自信,他了解自己,也了解自己的队员。这批选手都已经不再年轻,他们具有丰富的比赛经验和深不见底的英雄池,只要解决了选手们心态和队伍战术打法上存在的问题,他们有能力也有信心拿下任何一场比赛的胜利。

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带你们干回来。”

这不仅是帮队员们干回来,也是帮他自己干回来。

在过去群雄割据的两年中,成绩最为瞩目的莫过于他的老对手iG战队。这支队伍在第二届国际邀请赛中强势登顶,为中国DOTA2拿下了首个TI冠军,也超越了他率领的EHOME战队(TI1亚军),成为了在国际邀请赛上成绩最好的中国战队。

老EHOME没了,自己当年保持的记录也被对手超越了,这一切都促使他必须要干回来。

在他刚到DK基地时,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当时不管是俱乐部的老板还是工作人员,都不是很看好他,甚至告诉他目前只是试用期,如果队伍成绩能够取得突破,才会给他转正。而对方口中的突破,正是队伍两年无冠的窘境。

他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他只需要这次机会,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要拿冠军直说”,言下之意,他的到来能为战队带来一座久违的冠军奖杯。

他将自己这些年来在足球和扑克实战中领悟的技巧平移到了DOTA中,不管是Daniel Negreanu(扑克明星选手)发明的小球派打法,还是在瓜迪奥拉上任后巴塞罗那强调全场传控、反逼抢的思路,都被他应用到了DOTA实战的策略中。

“很多中国战队就觉得应该敌法、龙骑、兽王三核打阵地,我选个中单船长,他就不知道我要干嘛了。他不知道但是我心里明白,不管怎么选人,只要最后符合我的思路,最后套路是相同的。”

队员们深不见底的英雄池,以及超强的个人能力,让唐问一有资本针对三名核心队员开发出花样百出,却又万变不离其宗的战术体系。再结合他领先于时代的思路打法,使得DK战队的阵容、战术多变,在BP阶段就已令对手头疼不已。

一段时间内,他治下的DK战队几乎引领了当时的Ban/Pick潮流。甚至在2014年StarLadder第九赛季总决赛上,九战九胜的DK战队竟然在九场比赛中为徐志雷(BurNIng)选出了九名不同的Carry位英雄,也造就了一段九战九C的传奇故事。要知道,在当时那个比赛阵容相对固定,套路单一的时代,完成这样一项壮举,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成绩说明了一切,在他执教DK战队的七个月中,他带领队伍队伍总共赢下了八个冠军。事实证明,他当初承诺的冠军并非信口开河,只要让他身处熟悉的领域和熟悉的位置,他的确有能力也有自信说出这样的话。

很难定义唐问一在DK的一年中是否算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成功,毕竟距离圆满还差一座TI冠军盾。但需要承认的是,他的执教天赋在DK得到了全方位的施展,作为一名教练无疑是成功且值得自豪的。更为重要的是,他在2012年被迫离开EHOME后并没有被打倒,再次证明自己的同时,也实现了对自我的救赎。

About The Author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