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Menu

ehome-71

 

 

我一直都觉得可以在一个刀塔队伍里面一起奋斗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当然以我的技术,我实在不太可能成为职业选手,所以当经纪人变成了一项不错的选择。

 

曾经我错失过一次当经纪人的机会,那时候是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后来因为这件事情,我去看了很多很多的书,影片和相关资料,为的就是不想下一次机会来的时候,又再错过。

 

后来我真的有机会当上了一支队伍的经纪人。那时候他们连赞助商都没有,所以我的第一项工作就是帮他们寻找赞助商。你知道的,大部分的职业选手其实并不太会表达自己想要的东西,更别说去和别人谈判了。

 

所以这项工作就交到了我的手上……

 

经过一番寻觅,几次会议几次撞壁后,我们终于找到了一个看起来挺靠谱的赞助商。这个时候,第一个问题出现了,赞助商其实有分成很多种类型,第一种是品牌赞助,有点类似以前的同福队,他们的经营概念比较多像是投资广告,只要队伍成绩好就可以了。

 

第二种赞助商是网吧类的赞助商,这个大家就比较熟悉了。网吧赞助队伍,让队伍打出成绩,然后让更多人认识该网吧,渐渐变成一个牌子。这个大家可以参考Orange,TNC和Mineski这一类的经营模式。

 

第三种就是以做生意的模式去投资队伍,他们投资队伍,并希望透过队伍赚钱,然后能够永续经营下去。这并不是一件“错”或者“铜臭”的事情,因为今天所有的NBA队伍,足球队伍都是以这种模式经营。队员要有成绩,然后包装,接着谈代言,然后队服之类的。

 

而我们的赞助商是属于第三种,而他对于电竞几乎没有概念,对他来说这是一门生意。这对彼此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我要如何去满足赞助商的同时,又要让队员们接受这种经营模式呢?毕竟第三种的经营模式,其实就是全商业化的经营模式,也是一个职业选手应该要有的模式。

 

但在处理这些东西前,还有更重要的是,如何“养活”所有的队员……

 

队伍里面有很多没有离开过家门的孩子,所以进入training house对他们来说是很新奇的事情,但也意味着他们必须要开始学习如何自己生活。依然记得那时候,我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才能说服大家当晚必须要把所有的碗碟洗干净,然后把垃圾丢掉。

 

当我以为所有的事情,只要进了training house都要正式开始的时候,就出状况了……

 

其中一位队员,因为伴侣从国外的回来的关系,所以想把伴侣带到training house一起住一个月。我知道某些队伍是偶尔会允许队伍带女友回来过夜,但是我真的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超过一个月的。后来因为这件事情,我们争执了蛮长的时间,直到进training house的前一天才解决。

 

赞助商答应每个星期六日选手可以回家陪家人,这其实就跟上班没有什麽分别,也希望透过这样的举动,让选手们有意识的知道他们现在进行的是“职业”,而不是在网吧混的队伍了。只是年轻人嘛,总是比较难说服。

 

这个措施实行过后,该位队员每个星期四和五请假。我们的训练时间通常设定在,中午三点到晚上十点左右,而这位队员通常会在星期三的傍晚六点钟离开,然后到星期一的傍晚六点钟才回来。这其实是蛮过分的一个举动,因为一个队伍少了一个人的话,是没有办法训练的,当然我不可能亲自陪他们训练。

 

毕竟我只是一个3K的菜逼……

 

当时候有警告过该位队员,让他不要那么过分,想说只要再多一次的话,我就必须要报告赞助商了。这里必须要说明的是,我和那位队员那时候是朋友,这样做的话,我也不喜欢,但要知道我们在training house的每一天都是花着赞助商的钱。灯油火蜡吃住还有薪水,怎么能够为了陪女朋友而一个星期五天不在训练呢?

 

当事情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的时候,有一位队员的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必须要离开队伍一个星期,这是我无法抗拒的理由。而那位队员也趁着这个机会跑回去陪女友,剩下其他三位队员和我,每天在training house打单机。

 

家里发生事情的队员于星期二回来,结果该位队员说:既然已经星期二了,我回去一天也是要请假回来陪女友,我不如就不回了。

我记得当时候我已经气得不想再好言相劝了,直接就打了一个电话给赞助商,然后跟他说明了状况,告诉他我觉得必须要换队员,并让他做出决定。为什麽会有这样的队员呢?这样真的对得起队伍吗?

 

那位队员果然火速赶回training house,赞助商干他了一轮后,就轮到我被干了。为什麽我被干呢?因为我没有在第一时间处理掉这件事情,而是拖了近三个星期才处理这件事情。至于为什麽拖这么久。友情。

 

后来,赞助商决定招募多一位队员进行试训,并观察两个星期,再决定谁留下。就从那时候开始,我常常在微信看到该位队员和女友互相干我的状态;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睡了两个星期客厅;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每天活在我要怎么开口请人走的烦恼中。

 

也许这就是经纪人的宿命吧……

 

两个星期后,那位痴情的队员被请出来的队伍,这是经过大家投票所决定的。在他离开后,我们剩下了不到五天时间训练,接着就是SCG了。记得那时候大家都蛮紧绷的,都希望在SCG可以有好的成绩。

 

在队伍还是6个人的时候,我们其实有讨论过要参加SCG还是MPGL,那时候我是希望他们能够参加MPGL,即使到最后输掉也没有关系,至少上过大舞台,可以让更多人看见他们。我并不是一个不能够接受相反意见的人,但是我不喜欢有人对着我喊,当时讨论的时候有一位队员A就是一直对着我喊,令我觉得非常的不舒服。

 

既然决定了要参加SCG我们就全力以赴吧!每一天都在训练,吃饭,训练,睡觉,大家都尽了所有力去训练。只是很可惜的,我们在小组赛的时候,输了一局,然后就不能够出线了。那一夜想当然的,我被老板干得很惨,而队员们的情绪很低落,但是那一夜大家的眼里有火。

 

只是老板过后决定重组队伍……

 

我试图阻止,但是无能为力,毕竟交不出成绩,实在没有什麽好说嘴的,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到职业圈的残酷。对于重组,其实我并没有太多的说话权,因为老板有了自己的计划,所以他保留了队员A和之前的痴情选手。我只有一个要求,我要一个呆过大队伍的选手来制衡那两位选手,后来也证明我这个举动是对的,虽然我必须要付出代价。

 

为了要拿到我想要的那位选手,我把我薪水的1/5移到那位选手的薪水里。这对我来说,其实有一定的负担,因为我必须要供车给家用,但是为了队伍好,我愿意这么做。这并不是伟大,只是我真心对待这个队伍里的人。

 

在队伍重组后,我们赢了一次线下赛,得到了第二名的名次。根据承诺,我们必须要把奖金的20%给赞助商。这其实是一个很合理的要求,当时的奖金是RM1500,所以一位队员需要交上RM60,而赞助商投资在选手身上的远远超过RM60 。

 

拿到奖金的时候,队员要求我先不要告诉赞助商,待赞助商问了才交。那时候我知道他们身上并没有多余的钱,怪可怜的,所以就答应了他们,也要求他们承诺,只要赞助商问起就必须要归还。

 

两个星期后,赞助商问起奖金的事情……

 

那时候我故意向赞助商撒谎,说我们还没有得到奖金,好让队员们有时间筹钱。可悲的是,当我告知队员们的时候,换来的是一阵臭骂。是的,是臭骂。责怪我为什麽要告诉赞助商还没拿到钱,应该要跟赞助商说:钱已经拿到了,但是用完了,这样就不用给了!

我实在没有办法想象一个22岁的人可以说出这种话。接着轮到队员A来闹:这么少钱也要抽?我们还没有签合约为什麽要给?

少钱也是钱,这个是承诺,队员对赞助商做出的承诺,而赞助商也是基于这些条件才答应赞助的,怎么今天才来反口呢?若说还没有签合约就不用给的话,那么前三个月队伍还没有签合约,也是一样拿赞助商的薪水,住在training house还包了伙食啊。

 

吵到最后,痴情队员杀出一句:我觉得你不适合做我们的经纪人,因为你没有顾及我们的利益。

OK,我决定退出……

 

后来我把这件事情汇报给赞助商,并告知他我将会离队。我发现我没有办法再继续留在那里,因为我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办法获得,再呆下去其实没有任何意义。

 

凭心而论,我做的每个决定都试图在队伍和赞助商的利益间取得平衡,后来我发现这其实很难,尤其是当你的队伍里面,有很多不成熟的队员时。他们没有办法了解,他们现在正在工作,而不是单纯的打游戏。当你们都不尊重职业选手这个身份的时候,要怎样让别人去接受这个行业呢?

也许我最错的是,用了太多的友情去经营这个队伍,以至于为了保护很多很多的东西,而让他失去了平衡。我没有办法再和队员A与痴情队员做朋友,当我全心全力地在协助,却被无情的背叛,对不起,实在没有办法。何况还要常常看他们情侣档在脸书黑我呢?

以后还会再当经纪人吗?或许吧,但肯定不会再带领新人了……

P.S:在退出队伍的第二天是我的生日,记得第一批的队员来祝贺我,并告诉我如果我们还在一起的话,必定会帮我好好庆祝。其实我没有对他们很好,常常很严厉,因为他们完全不会照顾自己,而我则强逼他们快点变成大人。只是我真的很高兴,他们后来有感受到我的用心。

About The Author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