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Menu

14289775_851664351630688_1870900205496575652_o

 

我記得我第一次見到Ahfu的時候,是在大同花園的Mineski,那時候Ahfu坐在我的右手邊,而我的左手邊則是johnny,ohaiyo,dolly和kyxy。

那時候是在等待去觀摩第一屆SCG的籌備過程,所以就先被安排在Mineski等待。只是情況是很尷尬的,畢竟我是一個3K的菜逼而已,坐在身邊的全都是鼎鼎大名的大神們,而我唯一會玩的遊戲卻又只有刀塔。

於是,我不厭其煩的玩著我的宙斯,不知道玩了第幾局後,Ahfu主動問我為什麽把把手選宙斯。那時候我對MMR的理解是,只要KDA夠高,就能夠打出高的MMR。後來,Ahfu很熱情的跟我解釋他對MMR的理解,對我做了很多指導。

其實那時候我一直都以為Ahfu比我年長,後來才發現不是。哈哈。

我和Ahfu大概就是那個時候成為朋友的吧。

大概一年過後,WG成立不到一個月的時候,我就成為了他們training house的第一位客人,也很榮幸成為第一個採訪他們的媒體。那時候才算真正的認識了NANA,這個傢伙比我想像中還要害羞;過後還有Wenn和syeonix,再加上Brayant,就是第一代的WG了。

後來因為一些原因,syeonix和brayant先後離開了WG。現在Syeonix加入了Taring,而Brayant也有了新的隊伍,幾經轉折後,現在的WG也就成型了。

在WG早期的時候,ahfu有詢問過我能不能夠成為他們的經理人。那時候我婉拒了,並不是因為我覺得他們不好,而是我在這一方面真的完全沒有經驗。我不想去辜負了他們的期待。我希望若我當上經理人,我是能夠真的帶給他們一些什麽。

在後來的日子裡,我閱讀了很多有關於管理的書籍與電影,到我覺得我準備好的時候,WG也有了一位很可愛很勤勞的經理人。緣分往往就是這樣錯過,當機會擺在那裡的時候,你沒有準備好,那就不會是你的了。我相信現在這一位經理人可以做得很好,因為她是一個很努力的人。

我記得WG第一次打MVP的時候,賠率只有可憐的8%,那時候我在其中一位管理員的家中。當時的MVP如日中天,剛奪完一個線下賽冠軍,從牌面上來看,幾乎不可能會輸給一個默默無聞的東南亞隊伍。

只是不知道為什麽,我想要下WG,算是一種支持或者說一種信念。嘿,這一群人我認識,這一群人裡面有我的朋友,這一次是他們第一次打大魔王,我能夠不支持嗎?

當時候我的想法是這樣的,於是我就跑去問Ahfu有沒有信心,Ahfu說了一句:有!然後我就All In了。後來的故事情節,你們也知道了,WG從那時候開始走進大眾的眼睛裡,慢慢成為大家很喜歡的隊伍。

在我開始懂得看比賽的時候,ohaiyo和mushi他們就已經是大神了,他們離我們太遠太遠了。他們奪冠,失敗,都離我們很遙遠,因為他們已經是指標了,已經是偶像。

可是啊,WG不是,我們看著他們從默默無名,到8%幹掉MVP,接著就這樣一步一步的越打越好,打進銀川,打進南洋盃,然後現在TI6,就真的差那麼一點了。他們不是巨星,他們就像我們身邊很厲害打Dota的朋友,很努力的為自己的夢想拼搏,慢慢打了上來,然後再最後的時刻,因為一些原因失敗了,沒有辦法在這一次,一次過完成所有的夢,那種感覺是很傷心的。

只是今天的失敗,將會成為明天重要的財產。

如果FNATIC是現在,那麼WG就是未來,加油!

About The Author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
Close